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708章 祭灵卫

咪乐|直播|app|最新版 今年是厕所革命新三年行动计划的开端之年,从2018到2020年,全国计划新建、改扩建旅游厕所万座。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两头高等猛兽碰撞的场面竟然是这样的吗?无数的战士们都纷纷的陷入震撼中。

虚空之中的圣光巨手将寒雨抓住,而后将他轻轻的放在了地上,看到他衣服破裂,皮肤上面出现很多血痕,碧月的眼睛里面全部都是担心,但是好在寒雨则是感觉没什么大碍般的站起身我,握着拳头看着上空的路伶崖“这个男人,以前只是耳闻,今天碰撞,真的不简单。”

多年来的师徒默契让落焱知道,寒雨看似低调,但是却是一个骨子里面很骄傲的男人,能够被他称赞的不多,既称赞的话已说,那么就表示路伶崖这个方面…可能一个圣骑士对付不了。

而天空中的崖大王全身被“诺亚-帝释回天”的力量包裹,伤势在迅速的治愈中,他抬起手用食指摁住了耳塞问道“下一步是进攻吧?”

另外的镜头画面中,冯玉凝抱着手站在蛮荒的古城墙上面,突然沉默。

接着便淡淡的笑道“第二十区未被攻破的基础上,你可以随心所欲。”

什么?随心所欲吗?身后蛮荒皇城里面的无数人听得纷纷倒抽一口凉气,他可是主帅,这样直接进攻过去好吗?而冯姑娘则是闭麦说道“像路伶崖这样性格的男人,你就一定要发挥出来他的优势,他跟别的将领不同,你让他顾全大局,他做不到,但是他疯起来的话,可谓是简单之至。”

接着冯姑娘走进皇城告诉众人

“人是灵活的,战场同样是灵活的,不要为了规则而规则。”

“海里的蛟龙,陆地的爬虫,如果将领们无法展现长处,会很难打。”

得到冯姑娘的命令后,崖大王的嘴角咧开,出现了一抹狂妄的笑容后,随后猛然的昂起头,被肌肉线条覆盖的脖颈上面的头颅微微的热身移动后,他从烟盒里面拿出来一根万宝路黑冰,香烟在风中翻卷着被路伶崖咬住,顺势咬破过滤嘴里面的爆珠。

烟雾飘舞的瞬间,死亡之翼的龙翼一阵威武的舒展,只看到路伶崖从天而降朝着下方冲刺过去。

重坦以及蛮荒战区所有的人看到后全部都纷纷的怒吼“杀!!杀!!杀!!!”

一个主将的所作所为,直接感染全体战士,让蛮荒战区这边的士气沸腾到顶点。

“真的是疯狗一样的家伙。”,落焱说着朝着官岚点点头,意思是路伶崖让四圣骑来对付,让官岚专心致志的发动总进攻,随后四圣骑脚下的这艘战舰从大舰队里面迅速的移动出去,寒雨一个纵深飞跃站在了军舰的最高处,看着路伶崖脑袋一偏。

“哼…”,崖大王明白这个挑衅的动作意味着什么,身后的龙翼再次在天空中狠狠的拍打,爆发出来一团团的璀璨火星,下一刻只看到他猛然的提速,纵身冲刺到了四圣骑他们的战船上面,吕水仙被他凌厉的气势震的后退一步,碧月连忙将吕水仙抱住,不断的抚摸着她的脑袋说道“别怕,别怕他。”

崖大王的确是气势凌人,额头上面的青筋一根根的凝聚,凶煞的风暴朝着四周不断的涌动着,下一刻随着一声嘹亮龙啸的嚎叫,崖大王和寒雨都是飞速的冲向彼此,两人的终极圣界的力量在瞬间直接释放开来,碰撞在一起的瞬间,双拳狠狠的冲击。

“嚎…”,帝魔混沌和死亡之翼的幻影从两人的身后均是浮现出来。

但是崖大王终极圣界-中极的力量显然比寒雨的下级要强势的很多,“砰砰砰…”在一串串炸裂的声音中,只看到寒雨右臂不断的喷出来一串串的血花,寒雨吃痛中,路伶崖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面。

飞舞出去的寒雨狠狠的撞击在桅杆上面,风帆一阵颤抖,战船偏离航道在海面上微微的旋转,而后只见崖大王猛然的一个甩手。

“啪啪啪啪…”,在溅洒的火星中,无数的陨石碎片密密麻麻的朝着寒雨飞舞过去。

寒雨鲤鱼打挺站起身,单手触空,一个血色八芒星的结界瞬间在虚空中绽放出来,“咚咚咚…”陨石碎片冲击在结界上面爆发出一团团爆裂的气浪,下一刻寒雨的身体猛然的变得半透明,而后右臂上面,黑红色的武装系域气疯狂的缠绕起来。

神界的三系域气叫做神圣地皇、神圣武装、神圣感知。

而终极圣界下级等级的域气则是被称之为“终极帝皇、终极武装、终极感知。”

虽然两种境界的级别的叫法不同,但是施展出来大同小异,路伶崖的全身同样是变得半透明,两人的拳头在飞舞中再次“咚”的一下冲击在一起,“呼呼呼…”崖大王的黑色域气和寒雨的黑红色域气双拳碰撞的地方爆发出来一股股的狂猛风暴,两股域气不断的压制着彼此,激猛的撞击中,崖将终极圣界-中级的力量彻底的释放出来。

寒雨只听到一阵龙啸,随后自己的武装系域气从头到尾被疯狂的撕裂开。

“别跟他硬碰硬,他的等级比你高,这样对你没好处的。”,落焱大声的喊道。

寒雨第二次的飞舞中,路伶崖可不会再给任何的机会。

在寒雨还没有落地,几乎是飞舞出去的瞬间,崖大王右手的域气消散,取而代之的变成了“死亡之翼的龙爪”,他冲刺出去,将寒雨的脑袋直接抓住,而后单手将寒雨举起来。

“死亡龙爪-無双-龙炎炸。”

“咚咚咚咚…咚咚咚…”寒雨被龙爪握住脑袋的部分不断的爆发出来了一股股的龙炎。

被轰的头晕脑胀的寒雨正想要反抗,下一刻只看到路伶崖将他猛然的扔向了天空中。

“死亡之翼-觉醒-龙流。”

崖大王的双眼顷刻间变成了龙瞳,而后伴随着瞳孔的一个凝缩,天空中的寒雨身体上面的龙炎开始燃烧起来,而与此同时,寒雨的身体暂时在天空中无法的动弹,虽然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在这几秒钟的时间里面,路伶崖的死亡龙爪对准了寒雨。

“死亡龙爪-超杀-龙炎弹。”

“嘭!!!!”,率先是一股爆发的滚滚龙炎从崖大王的右手掌心喷洒出来,而后只看到无数的龙炎在天空中一圈圈的卷动着,竟形成巨龙姿态,而后“轰隆”的一下狠狠的冲击在寒雨的身躯上面,这一个冲击让寒雨仰起头吐出一大口的鲜血,身体带着无数的硝烟从天空中坠落下去,但是还没等掉落到海洋里面,帝魔混沌便已经恢复了过来,让寒雨短暂的站在海面上,身体在恢复中,碧月看到寒雨受伤,再也不能够保持冷静,直接冲刺上去。

碧月大多时候都是在后方负责辅助和支援,那是因为前方寒雨和落焱已经足够。

但是当面对超越寻常敌人,像路伶崖这种级别的时候,四圣骑必须团结起来。

她闭上眼睛一串咒语释放后,猛然的举起了天使权杖。

权杖的两侧,两只小小的翅膀展翅中,碧月猛然的舞动权杖。

“圣魔法师-圣光轰裂。”

下一刻她前方的空间一阵颤抖,而后空间中泛起一团团的涟漪,下一秒“嗖嗖嗖…”无数的圣光朝着路伶崖冲刺过去。

崖大王的双臂全部都变成了死亡龙爪,他双臂交叉,冲刺过来的圣光“轰轰轰”的不断的打在他的双臂上面,顷刻间只看到龙鳞纷飞、鲜血飙洒。

“完蛋,圣魔法师…轻敌了。”,崖心头一沉。

圣光霸气的破防中,碧月的身体一点点的悬浮到天空中,咒语瞬发,天使权杖跟身体融合,顷刻间只看到碧月身体上面的普通衣服瞬间变成了金色的魔法袍,紧接着她的一头金色长发在海风中飘舞中,碧月右手张开。

“圣魔法师-魔法大贤者-圣光压制。”

从碧月的手中爆发出来一条光芒直接轰击在路伶崖的身体上面,崖的身体表面闪耀着一层圣光,而后随着碧月缓缓的举起手,他的身体缓缓的升腾到天空中,崖努力的想要抬起自己的手,但是碧月的魔法力量太恐怖了,让他根本不能够移动起来。

而后只听到一声帝魔混沌的疯狂怒吼,寒雨从前方直接冲刺过来,一记重拳狠狠的打在崖的胸腔上面。

“啪”,破裂之声响起,崖的上衣撕裂,胸膛上面出现一个血线交织的八芒星。

“帝魔混沌-無双-破骨拳。”

寒雨再度一拳击中八芒星的中心处,“咔咔咔…啪啪啪…”肋骨的断裂中,崖大王的胸腔顿时彻底的凹陷了下去,下一刻寒雨一脚将路伶崖直接踢飞了出去。

掉落进入海洋的崖大王瞬间从里面冲锋出来,双臂交叉舞动,而后狠狠的一个推动。

“死亡之翼-龙流火。”

“魔法大贤者-無双-圣光驱散。”

碧月飞舞出去一掌拍打在虚空上面,从前方涌动过来的龙焱在瞬间全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

“魔法大贤者-超杀-圣光十字架。”

碧月猛然的抬起头,双瞳顿变金色,而后仿佛不受控制的快速吟唱后,从苍穹之中,“轰轰轰…轰轰轰…”,一个个巨型的十字架连绵不断的轰炸下来,崖大王龙翼舒展,双臂支撑,抓住第一个降落的十字架,死亡龙爪狠狠的一捏,圣光十字架出现碎裂痕迹。

而后“嘭”的一下第一个十字架直接爆裂。

但是爆裂的圣光将路伶崖狠狠的推动出去,而后,是漫天飞舞坠落的十字架,“咚咚咚咚…”不断的降落,刺入路伶崖周围的空间中,将路伶崖…

彻底的包围在天空中!!!!

“圣咒。”,碧月将圣光十字架的威力彻底的释放。

“刷刷刷…刷刷刷…”顷刻间,从包围路伶崖的十字架中,只看到一道道的圣光从四面八方不断的冲刺过来,汇聚在中心处,全部都轰炸在崖大王的身体上面,在圣光之中的路伶崖抬起头低吼着,身体上面开始快速的被疯狂的灼烧着。

而三系超能力在圣光的面前是被绝对的压制住的。

这就是…当今世界上三大至尊圣光魔法师碧月的力量!

落焱动了杀心,路伶崖不除的话,他们四个就要一直被他缠住,而正当落焱准备冲锋出去的瞬间,一个巨大的黑洞突然绽放在虚空中。

“碧月,收。”,寒雨连忙的喊道,而碧月之前昂起头的突然低下,双眼的光芒也突然消散。

“帝释回天-黑洞吞噬。”

崖大王身后的黑洞将崖大王彻底的吞噬进去的时候,从云层中降落下来的飞艇上面,一个帅气英俊的男人额头前方一缕白发飞舞,他冷冷的喊道“就你有帮手,是吗?”

十神众战员-诺亚·JOKER形态。

XXXX

有四圣骑牵制着路伶崖,官岚他们这边的压力稍微的小了一些,在官岚的命令下,一艘艘的合金铠战舰已经全部都布阵成“三角冲锋形”,并且已经缓缓的开始朝着前方压制,随着军舰的炮筒中,“轰轰轰…”的冲锋声中,大群大群黑压压的炮弹不断的朝着前方轰炸过去。

重坦带领着他的机械队抵挡在最前方,这些人全部都是超能系-机械种的战士们,并非是先天性的获得机械的能力,而是后天性通过在“雷霆大荒”里面获得的资源,组建出来的这一批战士,他们全身都能够机械化。

所以即便是硬抗前方的炮弹,轰裂的力量也不能够摧毁他们的身躯。

“兄弟们,将这些炮弹全部都抵挡住,然后找个机会冲锋过去。”,重坦一边怒吼,一边舞动双手,将两颗炮弹抓住,然后直接张开嘴塞进了嘴巴里面。

“哐哐”两声闷响,炮弹在重坦的身躯里面爆炸。

他打了个一个饱嗝,吐出一缕缕的黑烟,然后看向路伶崖那边,本来想要怒吼“诺亚兄弟,我们尽快赶过来支援”,但是想到这么远的距离,他们也听不到,万一“喊海”把嗓子喊劈了那就完蛋了。

合金铠军舰的进击中,上面的战士们瞪大眼睛,同时纷纷的破口大骂“那些人是什么玩意儿?炮弹轰在他们身上没有感觉的吗?我的天,刀枪不入?”

“好像是什么机械部队,蛮荒六大皇庭队长重坦麾下的战士们。”,有人解惑。

身后的官岚则是下达着命令“别着急,马上我们就能够寻求到突破口,他们已经快到了。”,她拿着望远镜,看着前方的战场,被炮弹轰的涌动的海面下,一头巨鲸的幻影悄无声息的朝着前方游动着。

而炮弹轰炸的战场中,重坦正要带领战士们发动进攻,前方的海浪陡然狂暴起来,一层层一道道,疯狂的朝着前方冲刷着。

“老大…”,机械队的战士指着海洋下面,瞪大眼睛。

我透,重坦骂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嗡哞…”,紧接着在浅海滩处,伴随着一声巨兽的嗡鸣声响起,下一刻只看到一头巨大的鲸鱼从海洋中升腾起来,带动起来一抹高达百米的海浪,从天空中狠狠的铺泄下来,重坦一边后退一边怒吼“全体,启动海水防御系统。”

因为是机械部队最忌惮的就是失灵,机械队的战士们身体上面的赤红色铠甲顿时变成了天蓝色的铠甲,同时身躯上面多个“排水孔”出现,而后无数人纷纷的抬起头,海浪磅礴的冲锋中,巨鲸的身躯从海洋中冲出来。

“轰隆隆…轰隆隆…”,伴随着整片浅滩的一个颤抖,巨鲸的半个身体在海里,上半身则是沉沉的压制在浅滩上面,礁石破裂,砂砾四起中,重坦一声令下“火力支援。”

“机械种-半躯变形。”

只看到二十个机械战士的脑袋顿时收缩进入了脖颈里面,随后他们的双臂变成了巨型的火炮筒,身体上面,一杆杆长短不一的黑色枪杆不断的钻出来,随后开火,双脚在地面移动,全部都是高杀伤性武器的上半身围绕着巨鲸开始疯狂的猛攻。

血肉模糊,巨鲸的鲜血和碎肉在天空中票务中,巨鲸用尽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张开嘴,顷刻间口腔被打烂中,一股股的海流从巨鲸的身躯中不断的涌动出来。

“杀!!!!”,海流上面是一艘艘的军舰,上面的战士们同样是移动着加特林、重机枪等杀伤性武器,一边顺着海流从巨鲸的身体里面出来,一边对着周围疯狂的扫射着。

机械中战士们更是疯狂的对拼着,枪林弹雨中,有机械战士们被打的全身冒烟倒在地上,但是军舰上面的战士也在大片大片的死亡着,紧接着,已经死亡的巨鲸头顶上面的换气孔“轰”的一下爆发出一股高高的海浪,一艘没有编号的战舰顺着海浪从巨鲸的身体里面离开,被顶到了天空之中。

钢之暗鸦的脸色瞬间凝固了起来。

那艘战船上面,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六个很强很强的力量在涌动。

而后只看到那艘军舰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操控着,竟然直接从天空中轰炸下来,桅杆、船舱顶部、船沿等各个地方,站着六个高矮不同的黑影,而重坦则是一声怒吼,双脚塌地飞天而起,张开双臂的同时,军舰狠狠的撞击在他的身体上面。

“吼…”光头重坦一声怒吼,竟然没有被撼动分毫。

而与此同时,军舰上面的六个人影“嗖嗖嗖…”的全部都冲刺到天空中,然后居然兵分六路朝着蛮荒第二十战区里面冲刺了进去。

钢之暗鸦没想到他们居然分头行动,左看右看后,只能够抓住其中一道朝着二十区飙射飞出的光芒紧随其后,同时汇报道“敌人大将潜入,敌方大将潜入。”

“来了六个人,以出其不意的方式跃过前方的防御线进入第二十区了。”,冯姑娘听到汇报后立刻联系第二十区的凌统他们,让他们迅速去区域支援的时候,点点头

“打开防御解屏障。”

蛮荒,第二十区和第十九区的某个交界点,一道天蓝色的光幕升腾而起。

“暗鸦,屏障已打开,如果有人想要突袭进来,绝对要经过屏障的。”

“好的。”,钢之暗鸦一边追着一道光芒一边喊道“我跟凌统他们尽量将这些人诛杀在二十区内。”

六道光芒,墨玺抬起头,然后立刻喊道“千帆,前线交给你了,六个高手突袭进来了,如果这些人的目的明确的话,后方的夜宴就…”,墨玺的话让慕千帆点点头,然后喊道“黑星,你在这儿。”

墨玺愣了一下看了眼慕千帆,然后点点头。

冷风流动的天空中,只看到一道白影吮系之间移动到前方百米之外的位置,而后慕千帆快速在城镇中奔腾着,周围虽然都是建筑,但是这里差不多是空无一人。

一处路口,慕千帆光速闪过,几秒种后,他又后跑着折返回来。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坐在路口,不断的抹着眼泪,慕千帆警惕的问道“老人家?您是……”

那老人一个劲的哭,慕千帆又走进了一些“您是蛮荒的人民吗?”

老人抬起头,满头银发,对着慕千帆点点头“我是十九区的人。”

二十区的人都转移到了十九区里面,搞不好真的是有人迷路了,而且感觉真的是特别普通的老人,慕千帆观察后,才走上去,热情的伸出手“来,老人家,我扶您起来,我送您回十九区。”,他走进还特意感受了一下,确实是普通人。

老人摇摇头,低下头,慕千帆看到了她空荡荡的裤腿。

心生怜悯,慕千帆蹲下来说道“我来抱您起来。”

他的手刚刚触碰到老人空荡荡的裤腿,猛然的摸到一根一米长很冰冷的东西。

“老人家,您的脚?”,慕千帆想要问是不是义肢。

这老婆婆点点头,然后抖了抖空荡荡的衣袖。

啊?这么可怜吗?手脚都没有吗?慕千帆顿时间爱心泛滥,不知道怎么让她起身,手下意识的摸到衣袖那里的时候,又摸到了一根细长冰冷的东西。

“老人家,您的手?”

这老太婆突然眼神一变,右手一阵舞动,衣袖破裂,一根格外寒冷的峨嵋刺在慕千帆的身体上面直接划开一条血腥的口子。

“可恶。”,慕千帆捂着胸膛倒退一步,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奔腾,没人能够跟得上他的速度,但是他转弯了几条街后猛然的回过头,惊骇的瞪眼睛。

那个老太婆,双手双脚是四根漆黑的峨嵋刺,此时此刻跟随着自己,敏捷程度超过慕千帆的认知,简直太快了。

老太婆双脚的峨嵋刺踏破一扇建筑的窗户中,身体一个旋转,从慕千帆的头顶上面飞舞过去,而后旋转着稳稳落地,慕千帆连忙站定“这么快?”

“你也很快啊,小伙子。”,她说话间双手再次舞动,峨嵋刺爆发出来一道道斩杀的风刃,慕千帆不断的闪避着,风刃飞舞,身边的车辆全部都齐齐的斩裂开,看的慕千帆那叫一个触目惊心,他连忙摆摆手“我不会战斗的啦,我是普通人。”

普通人我怎么会进攻你呢?真会说笑,小伙子。

她停止了进攻,抬起右手的峨嵋刺将盘起来的头发的发箍割破,随着一头银发如水般的铺泄下来,慕千帆还看到一只只的黑色蝴蝶在她的身边翩翩起舞,这要是个年轻的姑娘肯定惊艳慕千帆了,但是这却是一个看起来风烛残年的老太婆。

白色政府-祭灵卫-七十岁·黑蝶夫人。

第二十区,东部区域,一栋废弃的庙宇之中,钢之暗鸦推动门走进去,闻到了一阵阵的肉香,一个高大威猛戴着斗笠的男人拿着一把扇子不断的扇风着,身穿厚厚的袈裟,好像是等不住了,他抓住锅里面的排骨肉,直接塞进了嘴巴里面,然后舒服的闷哼一声。

“看到什么奇怪的人了吗?大师。”,钢之暗鸦问道。

“别找了,我就是那六道光之一,但是你要等一下,我得喝点酒,吃点肉才行。”

吃肉喝酒?你不是喝酒吗?钢之暗鸦皱紧眉头。

“馋死我了。”,他继续用扇子扇着小炉灶,不断的嗅着锅里面的阵阵肉香。

白色政府-祭灵卫-六十岁·破戒野僧。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