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呲!

手起剑落,就见诸葛神王的左耳,被一道紫光给斩掉了,鲜血喷溅!

嘶。

这小子,还真是杀伐果断呀?!

其实呢,打心里,韩初雪并不想放过诸葛神王。

可是!

正如鱼朝恩所说,诸葛神火已经带人来到了丹江!

要知道,这诸葛神火,可是诸葛世家八大神话之一,被人称为火疯子!

一旦这老家伙失控,遭殃的可不仅仅只是韩家园林!

在术法界,谁也不想得罪诸葛神火。

而这个诸葛神火,就是诸葛神王的亲弟弟。

论天赋,这诸葛神火,远在诸葛神王之上。

你的青春

最关键的是,这诸葛神王,是一名出色的炼丹师,精通炼制各种丹药。

有传言说,只要有丹方,诸葛神火就可以炼制出丹药。

正因为这样,才更加助长了诸葛神火的嚣张气焰。

可想而知,精通炼丹的诸葛神火,人脉是何等的广。

就算是韩家,也不想招惹诸葛神火。

当然!

只是不想招惹,并不是不敢招惹!

看着惨叫的诸葛神王,一旁的扁鹤,也是吓得语无伦次道“别……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这扁鹤,从小就在医家长大,哪见过这阵仗。

别看之前,这扁鹤嚣张的不行。

可是!

一旦遇上狠人,扁鹤也只有认栽的份!

鱼朝恩嘴角抽蓄了几下,朝唐龙竖了竖大拇指说道“小子,你有种,不过咱家劝你,还是赶紧跑路吧!”

啪嗒嗒。

话音一落,就见鱼朝恩踩着玄武湖,如蜻蜓点水般,消失在了远处。

看着鱼朝恩远去的背影,诸葛神王捂着流血的耳朵,一脸怨恨的喊道“混蛋,这个死太监,还真是没义气呀!”

现在的诸葛神王,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只要唐龙一个念头,就可以杀了诸葛神王。

直到此时,诸葛神王才知道,他是遇上了狠人。

唐龙俯视着诸葛神王,冷冷的说道“说吧,你找扁鹤干什么?”

咕嘟。

诸葛神王吞咽着唾沫说道“不……不干什么,就是普通的聚会。”

唐龙哼笑道“呵呵,你当我是白痴吗?”

噗呲!

话音一落,就见唐龙一挥剑,便见诸葛神王的脸上,多了一条剑痕。

不多时,就见一滴滴的鲜血,沿着诸葛神王的脸流了下来。

诸葛神王一脸怨毒的喊道“混蛋,臭小子,你给本天师等着,我诸葛神王,可不是谁,都能欺辱的?!”

“呵呵,你挺有骨气呀。”说着,就见唐龙举起紫电剑,慢慢在诸葛神王的脸上划过,最后架到了他的右耳上。

吧嗒嗒。

再看诸葛神王,吓得是冷汗直流。

一旁的韩初雪,冷冷的笑道“呵呵,诸葛神王,机会,是靠自己争取的,你不说,并不代表别人不会说!”

啪嘭!

突然,韩天霸抡起鎏金锤,狠狠砸到了扁鹤的后背上。

扁鹤吐着血喊道“韩……韩叔,别……别打了,我……我说,我什么都说!”

“扁鹤,你敢?!”此时的诸葛神王,也是睚眦欲裂的喊道。

咕嘟。

扁鹤吞咽着唾沫说道“我……我可不想死,我还没活够呢。”

韩天霸一锤子呼了上去,怒骂道“磨蹭什么呢,赶紧说!”

这韩天霸,可是个暴脾气。

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纨绔子弟。

但凡世家子弟,哪个没狂过?!

可是!

能一辈子狂下去的,倒是不多见!

扁鹤擦了擦脸上的鲜血,急忙说道“合……合欢散,他们想要我扁家祖传的合欢散,这合欢散,药性猛烈,哪怕是武道尊者,短时间内,也不可能逼出!”

“什么?”

韩初雪玉脸一变,一脸紧张的说道“诸葛神王要合欢散干什么?”

扁鹤连连摇头道“不……不知道,好像是用来对付女人的。”

用来对付女人的?!

难道是想对付尹雪晴跟唐果果?!

别忘了,现在的唐果果,还没有苏醒。

一旦中了诸葛神王的奸计,后果不堪设想。

唐龙眼睛一眯,一脸杀气的说道“说,你们想用合欢散对付谁?”

咔咔。

诸葛神王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是不会说的,有种你就杀了我!”

“你可真有骨气呀!”

“好!”

“如你所愿!”

说着,就见唐龙挥剑劈向了诸葛神王的脖子。

看着落下的紫电剑,诸葛神王五体投地道“我……我说,是……是龙神,这一切,都是龙神指使的,也是他让我们来找扁鹤索要合欢散的!”

果然!

正如唐龙所预料的那样,龙神就是想用合欢散对付尹雪晴。

而且呢,时间就定在今晚。

咕嘟。

诸葛神王吞咽着唾沫说道“我……我什么都说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呲啦。

唐龙猛得收起紫电剑,冷冷的说道“当然可以,毕竟,尹雪晴的死,对我们也是有利无害!”

一听这话,一旁的韩月馨不能淡定了,就要上前质问。

可是!

这没走几步,就被韩初雪给拦住了!

以韩初雪的智商,自然猜得出,这唐龙,就是想将计就计。

也只有这样,才能杀龙神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诸葛神王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你……你跟尹雪晴有仇?”

咔咔。

唐龙咬牙切齿的说道“不瞒你说,尹雪晴是我的杀父仇人!”

这演技,也是没谁了。

为了麻痹诸葛神王,唐龙硬是憋出了几滴眼泪。

韩初雪微微挑眉道“韩尹两家,原本就是世仇,所以,本宫可以放你离开,但这里生的事情,你必须保密,否则,本宫一定会杀了你!”

“你……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诸葛神王举手誓道。

韩初雪瞥了一眼地上的扁鹤,不冷不淡道“把合欢散交给诸葛神王!”

“是……是是!”此时的扁鹤,早都被吓傻了,急忙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翡翠瓷瓶。

在拿到合欢散后,诸葛神王拍着胸口说道“请雪后放心,尹雪晴今晚必死无疑!”

韩初雪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滚吧!”

此时的诸葛神王,也是如蒙大赦,跌跌撞撞的出了玄武湖。

这诸葛神王,可是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韩初雪,什么姐妹情深呀,那都是假的。

看来!

这韩初雪的眼里,根本容不下尹雪晴!

不过也是,这韩尹两家,原本就是世仇。

而韩初雪跟尹雪晴,更是争了一辈子,什么斗争。

甚至,还争同一个男人!

所以呢,对于韩初雪的反应,诸葛神王倒也可以理解。

毕竟!

尹雪晴的死,对她韩家是百利而无一害!

出了武道山庄,诸葛神王擦了擦脸上的鲜血,一脸怨毒的说道“韩初雪,本天师在此立誓,你一定会成为第二个尹雪晴!”